首頁 資訊 品牌 招商加盟 網站導航
香港黄色电影網>資訊>喬頓的三次數字化轉型

喬頓的三次數字化轉型

| | | | 2020-6-22 11:10

近幾年來,喬頓未漲計件工價,卻讓工人工資提高許多,通過10年的數字化建設成功轉型,並且做到在線上對直營店,各職業裝分公司的有效跟蹤管理,降低運營成本,各崗位的工作達到最優化配置。

 最近的一次会议上,喬頓服饰董事长沈应琴说:近幾年來,喬頓未漲計件工價,卻讓工人工資提高許多,通過10年的數字化建設成功轉型,並且做到在線上對直營店,各職業裝分公司的有效跟蹤管理,降低運營成本,各崗位的工作達到最優化配置。

喬頓是如何做到全程數字化管理?帶著這個疑問,我們走進喬頓,並采訪了喬頓流程與信息中心總監余偉。

從對貼牌的困惑到品牌戰略布局

喬頓的信息化建設要從2000年說起。

自96年喬頓公司成立後,主要業務是貼牌加工,占到總業務量的90%,那時候的信息化主要是使用CAD軟件,組建局域網,早期貼牌加工對數字化建設要求並不高。

然而代加工利潤低讓喬頓逐漸意識到貼牌前景的局限性。2010年,喬頓集團成立了浙江喬頓服飾股份有限公司(後簡稱喬頓服飾),開始布局品牌化發展之路。

爲此,喬頓服飾制定了戰略規劃,確定未來兩大發展方向:品牌化運作和職業裝兩條腿走路的戰略布局,並逐步退出貼牌加工市場。

從此,喬頓開啓了從溫州王朝大酒店一家直營店到現在各大城市共100多家品牌直營店,200多家加盟店。

傳統管理模式的落後倒逼喬頓

第二次轉型:智慧營銷

開設直營店需要重資産投入,一家門店運營成本起碼在100萬以上,然而一開始的品牌之路並非一帆風順,最主要的問題就出在管理上。遠程管理,特別是傳統的人盯人的管理模式效率低下,信息反饋緩慢。 

落後的管理模式倒逼喬頓走向第二次數字化轉型。

2011年喬頓開始引入ERP、終端系統POS系統、OA、用友等業務、財務系統,使各項業務標准化、規範化、信息化。 

2014年,喬頓再次找專業咨詢公司,並在他們的建議下,開啓了互聯網+運作管理模式。

那一年幾乎每個月,沈應琴都會帶喬頓高管團隊飛北京學習“互聯網+”思維,讓管理層首先全方位學習這個新概念:即從原先的産品思維模式向用戶思維模式轉變。

以往專賣店開門營業,顧客隨機上門,店鋪銷售也類似于打獵,能賣幾件算幾件,而公司更多專注于産品訂貨會,卻忽略了最根本的消費終端:用戶。

而现在,一个VIP客户何时何地第一次消费?常规多久进行一次购买?对款式有什么特殊偏好?哪些是每个门店的畅销款?每个款式的销售数据如何?喬頓都能了如指掌,每位顾客都配备专属導購员和消费体验数据库。

“智慧營銷”的概念源于喬頓與IBM公司的合作。喬頓項目組和IBM項目組聯合創新,利用先進的互聯網技術共同打造喬頓“智慧營銷”信息系統(SCRM),利用大數據深入洞察市場和消費者特性,實現智能變革。

通過采集大數據、分析大數據,將內部現有的IT系統(POS,ERP)與智慧營銷系統集成,建立以客戶爲中心的設計及生産協同系統,以支撐數字化營銷的精准性,實現流程一體化,信息一體化,提高系統聯動性,爲營銷團隊提供相應的IT系統支持。

這次的轉型,讓喬頓從被動營銷轉爲主動銷售。 

特別是通過大數據分析發現,顧客群體多爲中小企業家,通過調研,喬頓重新設立新的商業模式:將以往戶外和媒體廣告投入轉到線下沙龍活動,尋找精准顧客。

還記得15、16年在各大商會年會上,我們常常能收到喬頓贊助的1000元消費券嗎?顧客只要來喬頓店鋪選購,就可以無門檻使用這張消費券,如果選購的産品低于1000塊,還能免費獲得一件衣服。

雖然投入了大量的人力和物力,卻爲喬頓收獲一批VIP客戶。

第三次數字化轉型:數字喬頓

2017年初,喬頓聘請台灣資深CEO作爲企業私人顧問,定期赴企指導,幫助企業建立一套數字化的管理體系。2018年,喬頓全面提出新的戰略方向:數字喬頓。

爲了落地“數字喬頓”的戰略,2019年3月喬頓與聯想進行戰略合作,打造喬頓“數據智能平台”,項目主要是打造喬頓中台系統---業務中台和數據中台,全面推進喬頓數字化進程,讓業務標准化、數字化,在線化。爲此企業全面推行混合雲,不僅僅公有雲采購阿裏雲、騰訊雲服務。企業在私有雲上也投入近200萬,自主夠買服務器,搭建私有雲,爲企業數字化發展提供雲服務。

如何做到未漲計件工價,工人工資仍能上漲?

喬頓又是如何在近幾年未漲一分工價,卻仍然爲工人漲工資的?這依舊離不開喬頓的數字化建設和智能制造。我們知道一套西服要經過380道工序,爲此,喬頓引入MTM高定系統,學習豐田公司的管理模式,通過IE數據分析,把每道衣服的工序合理分解和應用,從而大大縮短一件成衣的生産時間。拿一條96人的流水線來說,喬頓目前做到了每人平均每天生産5.5件西服,而大部分同行的流水線一天只能生産3.5件西服。生産效率大幅提高,工人工資也跟著水漲船高。

其次引入MES系統,讓整個生産過程可視化。每個工位配備掃描儀和顯示頻,無紙化管理,從裁剪、縫制到整燙、後整,每一件衣服的制作工序和進度都能在系統查詢到。爲了提高生産效率,喬頓把對生産質量的要求落在車間管理者身上,以前配備3個檢驗員,現在只保留1個尾檢員,而車間組長擔負起對前期質量的把控。

同時在排單上,也非常有講究。年度預排,預估産能,儲備員工;季度摸排,和業務部門再次確認業務量;月月排單,最終通過系統投放;每日生産細化到小時,每個工位每個小時的工作量都能量化,每個崗位你追我趕,按時完成目標。

另外,喬頓還通過機器換人,提高生産效率。原本一條流水線的裁剪需要3個工人,而現在1台自動裁床機和1個工人就能搞定,原本縫制1300件的紐扣需要配6-7個工人,而現在1台自動紐扣機和1個工人就能搞定。

十年磨一劍,十年的數字化建設,讓喬頓更加遊刃有余。2016年,喬頓與東華大學以及中國服裝协会合作的“面向服裝智能制造与消费升级的男裝大數據建立與分析應用”項目獲得“紡織之光”2018年度中國紡織工業聯合會科學技術獎二等獎。

这是喬頓联手东华大学打造“男裝着装大数据”,充分说明了大数据对智能制造的意义。

以前喬頓褲腳留量爲10厘米,根據大數據減爲5厘米後,以每年30萬條、每米面料150元計算,每年可以節省200多萬元成本。

目前,喬頓每年在信息化建設上投入幾百萬,2019年成立軟件開發部,自住研發軟件,並報知識産權,喬頓希望在不久將來成立科技公司,打造數據業務中台,構建業務系統,爲同行賦能。

喬頓的三次蛻變

一、戰略轉型,將原來80%爲國內外品牌貼牌轉變爲100%爲自己品牌服務,從ODM企業轉型爲品牌企業。

二、商業模式創新,從簡單的開店賣衣服,到現在通過對VIP客戶服務,構建直營“數據化銷售運營體系”,建立産品結構體系。

三、以工业4.0为目标,改变服裝系统生产模式,将一直以来的多件流改成单件流,并有效借鉴丰田公司的管理方法,有效缩短周期,减少转运消耗,生产效率大幅提高。

後記:

由此可見,喬頓是一家與時俱進的企業,不惜花費重金向專業機構咨詢學習,不斷提升自我。采購智能化軟件、硬件,自主開發軟件,把握主動權。

我們知道,很多加工型企業並不舍得在數字化上投入,信息化推廣起來亦是困難。像部分外貿企業想轉內銷很難,做慣大訂單,不需要頻繁換流水線、工藝,不需要調整設備,然而未來趨勢是小單快反,特別是目前疫情和直播平台的影響,訂單數量減少,反應速度加快,對訂單的要求越來越高。

所以,不管是品牌型企業還是加工型企業,數字化、信息化、智能制造一定是不得不走的一條路,特別是溫州居高不下的生産成本以及越來越難的招工,如何沈澱下來,提高生産效率,值得我們思考。

記得酷瑪服飾車間門口挂著這樣一句標語:“員工的等待是管理的失職”。

而甯波一家專門爲優衣庫做貼牌加工的企業,把信息化運用到車間的每個角落,達到了高效率生産。

我们希望温州的服裝企业也能更加重视信息化、数字化,将大数据运用到生产、管理中来,通过智能制造,机器换人,智能研发、智能产业链等,提升竞争力。

jodoll喬頓 jodoll喬頓 [ 品牌中心 ]

當前閱讀:喬頓的三次數字化轉型

上一篇:奢侈品牌都想做的眼鏡生意,到底好做嗎?

下一篇:Distin Kidny迪凯女裝2020夏季米兰时装周系列——《江村》

分享到: | | | |

热点資訊

時尚圖庫

猜你喜歡

翻翻喬頓的历史資訊:

×

点击刷新验证码


討厭注冊?直接登錄就能收藏、分享你的最愛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