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 資訊 品牌 招商加盟 網站導航
香港黄色电影網>資訊>廣州小北往事:曾經扛著背包做“倒爺”,現在要回非洲做電商

廣州小北往事:曾經扛著背包做“倒爺”,現在要回非洲做電商

| | | | 2019-5-8 16:37

廣州小北,曾经容纳了 50万掘金的非洲人,如今只剩下不到1.5万人。

小北,廣州地圖上的一個狹長地塊,因爲非洲人的到來,而變得名聲大噪。

如今,每天有上萬名黑人在這裏醒來,他們穿街過巷,從一個個檔口買走本國市場需要的商品,這裏一度成爲他們做生意的天堂,巅峰時期最多有50萬黑人在此淘金。

這些漂洋過海的異鄉人,爲什麽彙聚小北,又因爲什麽離開了這個“彈丸之地”?

說普通話的黑人小孩

在小北路公交車站下車,氛圍立刻顯得不同。黑色皮膚的外國人多了起來,空氣中撲面而來混雜的異域香味與渾濁卷舌的異國語言。

小北,距離廣州火車站兩站路的區域,成爲如今1萬多非洲人生活的地方。

五月初,廣州已是穿短袖的天氣。突然飄起小雨,粘稠空氣中,人群四散,有的躲在廊檐下避雨,有的繼續前行。人群流動,本地人與外國人顯示出一種外在的默契與和諧。

非洲黑人似乎融入了小北,小北也因爲他們的存在展現獨特風景。外幣兌換點、飛機票代理點隨處可見,標著外文的商店連成一片,異域美食散發濃郁香味,身著鮮豔民族服裝的非洲人旁若無人行走。黑人孩子也無憂無慮地在街頭玩耍,他們有的說普通話。

廣州曆來是一個包容、多元的城市。90年代中期,廣交會吸引了大批非洲人湧入中國從事貿易活動。非洲制造業落後,一些工業品價格是中國的數倍。于是,來小北“淘金”成爲非洲人的“中國夢”。

不過,隨著經濟環境的變化、跨境電商的發展,非洲人正在逐漸離開小北,離開中國,在自己的土地上尋找新的機會。遙遠的非洲大地也吸引了衆多中國人前往尋找新的財富和夢想。

“黑人砍起價來比中國人厲害多了,把你嚇死”

天秀廣場,一座位于小北路上頗具規模的商貿大廈,裏面都是做外貿生意的檔口和商鋪。只外銷,不內銷。

下午2點左右,大廈人氣寥寥,越向高層走上去,人越來越少,有的店鋪甚至沒有開門。後來才了解到,天秀大廈的商鋪一般在中午1.2點開張,遲的甚至要到下午3.4點,但這並不會錯過人流高峰。由于時差和習慣等原因,非洲黑人多選擇在傍晚或者晚上出門。

阿may站在她的皮具檔口上,神情顯得有些疲倦。這個10來平方米的小商鋪,陳列一些非洲女人喜歡的具有誇張顔色和裝飾的皮包、涼鞋。客人在店裏看中貨後,直接下訂單采購。比較熟悉的顧客,每年從非洲過來一兩次。店鋪的面積並不需要很大,它一般只提供展示商品的作用,貨品將以訂貨的形式發出。

“越来越不行了。”阿may这样描述她目前的生意现状。“疯狂时候已经过了。”入行已经有10年,她一直在小北路、登峰街、三元里一带活动,原来做电器,也卖过服裝,三年前来到天秀大厦,做皮鞋皮包的生意。她说,做外贸最好的时候应该是2006到2008这几年。看到那波热潮,她在09年投身其中,也度过了一段不错的日子。

不過如今,生意越來越艱難,每一單的利潤只有10塊、5塊,有的甚至1塊、2塊,依靠走量才能賺點錢。面對每月5000塊的商鋪租金,甚至有點“入不敷出”。

全球的市场都发生了变化,阿 may解释原因,非洲国家内部的需求也在变化。客户越来越少,很多客户也都转行了。剩下的客户也越来越“聪明”,在一些跨境电商平台直接找到了厂家。

期间,有一位非洲人过来询价,阿may熟练地用英文回答“One hundred thirty”。十年前,靠着计算机和身体语言,完全不会英语的中国商家都能轻易地赚到钱,如今,也只需要一些最简单的英语,便能完成整个交易。

非洲人喜歡還價,他們一般拿著計算器,砍起價來比中國人厲害多了。壓價更恐怖,50塊的會壓到25甚至以下。“會把你嚇死”,阿may笑著說,當然他們遇到想買的商品,還是會很爽快地付錢。

只不過,現在人少了很多。

“在非洲,戀人之間不送花,送假發”

天秀大廈是一棟綜合型商廈,穿梭在各類擁擠的小鋪中,會爲品類的豐富度感到驚奇,布匹、皮包、手機殼、各類生活用品,還有收音機、手機,甚至還有攝像頭之類的安防用品。

而在這之外,一個無法忽視又無處不在的事物,就是假發店。

銷往非洲的中國商品中,除了各種小工藝、生活用品、3C數碼産品之外,就屬假發最多了。兩個月前,阿裏巴巴旗下跨境電商平台速賣通發布《顔值經濟報告》顯示,全球80%的假發出口都來自中國。速賣通上,平均每2秒鍾便有一頂假發被買下,運往美國、歐洲和非洲等地。速賣通買家秀上,黑人女孩們分享她們戴著假發的自拍,並留下熱情的評價。

由于非洲黑人的頭發無法長長,且容易彎曲斷裂,如果不加打理便會形成一頭爆炸蓬松卷發。因此愛美的非洲女性一般人人都最少有一兩頂假發,而這些假發基本上都生産自中國。

記者被一束標價2元的假發吸引,店員出來招呼,“這個都是非洲姑娘喜歡的”。店員介紹,這些假發由化纖材料制作,所以價格比較低。而一些真人假發的價格,可以賣到幾千上萬。即使如此,價格高昂的真人假發也在非洲地區也十分走俏。

這家假發店的店面大些,中間有幾張長桌拼起來的辦公桌,三四名工作人員在敲打著鍵盤。店主介紹,他們開設了自己的跨境電商網站,平時就在這上面接單、發貨。另外,他們也入駐了速賣通,並有專人運營。

“非洲女人的假發就像中國女人的口紅一樣。”在一些非洲國家,戀人之間不送花,流行送假發。過去一年,假發在速賣通上的增長飛快,尤其一些非洲國家,如南非、尼日利亞、贊比亞、肯尼亞、坦桑尼亞等十個國家達到了100-300%的漲幅。

由于國內人力、原料成本高企,已經有一些中國假發企業選擇在非洲辦廠,不僅節約成本,還離當地消費者更近,便于接收消費者最及時的反饋信息,改進和更新商品。

那些離開小北的非洲人

开放的商贸条件、便利的交通与廉价的房租曾使小北成为非洲黑人“淘金梦”的据点。最多的时候,这里容纳了 50万掘金的非洲人。不过随着后期签证管理的趋严,如今只剩下不到1.5万人。

入夜,小北的街頭熱鬧了起來。經過白天的忙碌,一些黑人將貨物抗在肩頭,穿過馬路、天橋、地鐵和城市夜空。還有更多的黑人選擇在此時出動,湧入外貿商廈尋找新的戰利品。

“背包客”,是黑人在小北傳統的謀生方式。不過,隨著競爭的加劇,人力、物流等各項成本開支的增加,經濟環境的變化,只身來往兩地的非洲“倒爺”生存空間不斷被壓縮。他們正在做出改變。一些非洲人租賃了小北寫字樓的辦公室,成立了貿易公司或物流代理。有的選擇回到非洲大陸,開創另一份事業。

小瓜畢業後在小北一家小型貿易公司任職,在中國的辦事處只有她一人,老板是一個中東人。公司大部分客戶來自非洲,有的就曾經是在小北的“倒爺”。廣州的辦事處專門幫他們去工廠下單、發貨,收取一定的服務費,可以算作是“代購”的角色。

由于走的是傳統渠道,客戶都是老板自己找或者朋友介紹,貨款也是以定金加尾款的形式,小瓜所在的貿易公司在跨境電商崛起中受到沖擊,客戶流失很大。電商平台上的商品價格更透明,付款方式也有更多選擇。如果客戶要的貨不雜,就會繞過“代購”,直接跟工廠下單。

“今年大部分外貿小公司都倒閉了”。小瓜無奈地表示,由于全球經濟不景氣,出口的條款限制越來越多,再加上電商行業的影響,廣州做傳統外貿的行情並不樂觀。剛剛閉幕的廣交會來了195454名境外采購商,比2018年春交會同期下降了3.88%。

非洲盛開的“電商之花”

長期的閉塞和落後,非洲被稱爲“最後一塊處女地”。每年都有數不清的中國人來這裏淘金,中國企業在這裏打起一場場硬仗,而電子商務也正在非洲大陸上蓬勃發展。

近年來,非洲本土孕育出了衆多電商平台,如Jumia、 Kilimall、Konga等。有著“非洲阿裏巴巴”之稱的Jumia是其中最大的電商平台,擁有自營的末端物流體系,業務覆蓋非洲6個地區和14個國家,活躍賣家數達到8.1萬和400萬活躍買家,2018交易額爲8.282億歐元。

4月14日,Jumia在紐交所上市。雖然2018年虧損1.740億歐元,相較于2017年1.654億歐元進一步擴大,但是市場還是顯示出對其的巨大熱情,IPO之後上漲一度達200%。

從中國電商發展經驗也可看出,虧損與挫折是必經之路,但是長遠來看具有很大的想象空間。一位非洲風險基金執行合夥人表示:“Jumia是爲想要投資非洲大衆市場的長期投資者准備的”。

非洲有50多個國家,人口超過12億,平均年齡18歲。目前非洲智能機普及率達到30%。據市場研究公司Ovum數據,預計2022年非洲互聯網滲透率將達到73%,智能手機普及率將增長至77%。麥肯錫預測,到2025年非洲主要國家電商銷售額將占總零售額的10%,年增長率將達到40%。而這個數字,與中國十年前的電商市場發展狀況相近。

隨著阿裏巴巴eWPT項目在非洲的落地,速賣通在非洲的業務也進入加速時期。

去年8月,馬雲在南非成立“馬雲非洲青年創業基金”時就曾鼓勵當地年輕人,對非洲電商事業表示期待:抓住普惠式全球化和數字化,非洲會出現100個阿裏巴巴!

當前閱讀:廣州小北往事:曾經扛著背包做“倒爺”,現在要回非洲做電商

上一篇:Five Plus女裝2019夏季新款T恤系列穿搭

下一篇:Intimissimi品牌2019全新情迷三角內衣廣告片

分享到: | | | |

热点資訊

時尚圖庫

猜你喜歡

翻翻廣州的历史資訊:

×

点击刷新验证码


討厭注冊?直接登錄就能收藏、分享你的最愛!